視頻

向職教高地進發!——山東理工職業學院

向海外出發!——打造職業教育對外開放“山東高地、理工品牌”

《大美理工 成就大国工匠 》宣传片

圖說

市政協副主席倪麗君來學院調研

我院召開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

大國工匠·中國魯班文化(曲阜)論壇發布會暨報告會在山東理工職業學院隆重舉行

理工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學院首頁 >> 理工故事 >> 正文

田野裏的“讀”書聲——山東理工職業學院吟誦采錄工作側記

2020-10-20 10:51

秋日暖陽斜灑在陽台蔥郁的綠蘿上,老先生手捧書本,沈浸在自己的旋律中,伴隨著藤椅吱呀搖晃的聲音,恍如回到韶華如駛的美好時光。修剪整齊的指甲,一絲不亂的白發,已經洗的泛白卻散發著洗衣液清香的紅色盤口唐裝,一切都透露著老先生對于吟誦采錄工作的重視與期盼。

2020年10月7日山東省語委辦公室調研員李志華帶領山東省吟誦普查工作辦公室于琮、張濤,及山東理工職業學院采錄組溫柔、李飛,開始了濟甯地區的私塾老人吟誦采錄工作。

早在2018年山東省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和山東省教育廳把山東省方言吟誦普查工作列入年度重點工作,足見我省高度重視和持續推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作,在保護、傳承、發展、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工作的深入廣泛。目前全省傳統經典吟誦采錄工作在省語委辦公室指導下,正在有計劃有部署地開展。濟甯地區古調吟誦調查采錄作爲中原雅韻的經典讀書法已成爲我省的重鎮。

讓人“如是”的古文

王景松老先生吟誦《名賢集》

采錄第一站,我們來到王景松老先生家。

王景松老先生,1926年12月6日出生于濟甯市魚城鎮牌子王莊村。94歲高齡的王老先生耳不聾、眼不花,平易的笑容中透露著歲月的從容,這大概就是文化對人的浸染。

簡短的寒暄之後,神采奕奕的王老先生端坐藤椅,隨著采錄人緣的請教提問開始吟誦經典,背起來滔滔不絕。老先生年事已高,我們幾次勸他停下來喝口水歇歇,都被婉拒,老先生說這傳統經典太好了,一讀起來就不想停下。老先生唱讀經典是童子功,一輩子生活在鄉村的王老先生在經典吟誦的熏陶中充滿文人的風雅情懷。

一上午近三個小時的時間,老先生分別吟誦了《論語》部分章節、《關雎》、《子衿》、《碩鼠》、《大學》、《三字經》、《明賢集》、《增廣賢文》、《孝經·開明宗義第一》、《孝經·天子第二》、《孝經·諸侯第三》、《孝經·卿大夫第四》等等。

每讀完一篇文章,老先生都咂著嘴百般回味,慨歎中華經典:“說的真好。”

老先生一口氣吟誦完了兩千多字的《明賢集》全文,絲毫不覺疲憊,讀完還反複把玩著書籍,喃喃自語:“一看就想念完它,念完它啊,這心裏頭怪如是的。”(“如是”,濟甯方言,意爲舒適,心滿意足。)他心心念念就想把這不可複制的傳統讀書法——吟誦方式留存下來。

老先生记得特别清晰,民国二十六年,日本人来犯,一切都乱了,三年后,正值14岁的老先生开始了三年的私塾时光。时光远去,他依然清晰记得当年的教书先生是一位70余岁的古稀老人,名叫王洪吉。家里腾出一间不太大的堂屋,进门挂一幅孔子像,配的对联是:“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删除六经垂千万世”,横批“万世师表”,一个班里有大大小小十来个學生,都是本庄的孩子,各家兑钱,请先生来教书。说是兑钱,其实就是各家拿些粮食交给先生当学费。在那些贫苦的年代,依然盛行孔子当年的教风——“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上课的内容也是“因材施教”,每个學生的学习进度都不同,有的學生进度快,一起入学堂有的學生进度慢,很长时间还在背诵《三字经》,有的已经开始学习《孟子》。老先生左右摇晃着身子模仿学童背书然后说,私塾的那段时光虽然短暂,却对他影响很大,当时先生教的东西,“念了就不大忘”。

老先生回忆,当时上学一般是清晨去到,吃罢早饭开始练毛笔字,然后温习背诵昨日学习的内容,老师检查后再学习新内容,中午午饭后继续练字。练字一开始是“按影”(描红),临摹范字,随后开始仿着写叫“比影”(临摹),先生写一行“上大人孔乙己”等,學生在下面比着写一行。每日练字两次,先生把每个人的字帖按照好坏从上往下贴到墙上。

“一月瑞雪飛,二月冰雪滴,三月勁風吹;四月雨滂沱,五月花芳菲,六月樹成蔭;七月枝如蓋,八月豐收忙,九月芙蓉紅;十月風微微,十一月漸漸寒冰,十二月滴水成冰。”老先生記得清清楚楚,當時練字的內容也多是和務農生活相關的生活常識。

吟誦完了《孝經》後,老先生意猶未盡,給我們講起了《孝經》中的申明大義,可見在老先生心中這些古聖先賢留下來的文字已經成爲他立身行事的准則,其中所講的公序良俗、社會風貌,定是老先生世界觀。

老先生說,當時學習詩文和現在不同,詩文和注解是要連在一起背下來的。說到這裏,老先生開始饒有興致的給我們講起了《關雎》,恍惚之間,仿佛身在學堂聽先生講學。老先生年事已高,牙齒松落,溝壑縱橫的雙手止不住的顫抖,但是一讀起古文,渾濁的雙眼忽的就明亮起來。老先生心中有光,心裏亮堂的很,充滿了對文化的熱愛。

試想,僅僅是三年的私塾時光,就背誦完了《三字經》、《百家姓》、《論語》、《孟子》、《大學》、《中庸》、《詩經》。而現在,即使是一些專家學者,也未必能夠通篇背誦這些古聖先賢的典籍。可見被我們忽略的吟誦這種傳統教學方式,對于經典記憶確實有大作用。就比如說一首《東風破》的歌詞,讓我們現在從頭到尾背下來,想必要花費不少時間,但是配上曲調唱出來,不知不覺就順下來了,這就是中國文字獨有的聲韻樂律美。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

清明時節雨紛紛誦讀

當日下午,我們來到了宋廉老先生家。宋老先生說,他現在吟誦的東西都是跟著父親學的,十幾歲的時候,聽父親讀書,跟著耳濡目染的哼唱,慢慢就記住了。

宋老先生的父亲名叫宋子元,生于1884年,光绪十年,在54岁的时候老来得子有了宋老先生。一家人对宋老先生是宝贝的很,因此老先生在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读私塾,也是当时班里年纪最小的學生。

據老先生回憶,當時教他們的先生大約70多歲,名叫李楷(jiē),楷就是“子贡手植楷”中的那个楷树,教书先生保留着清晚期文人的嗜好,留着一条辫子,调皮的學生们就给老师起个绰号叫“小辫子”。当时交的学费就是一个月每人交三十斤高粱,那个时候,高粱还不像现在这么值钱,是最普通的糊口粮食。遇到家庭贫困的學生,先生就让他们俩月交一次粮食。

先生不穿現在的布鞋,穿的是梁鞋,中間有橫梁高高聳起的梁鞋,長長的白布襪子,再熱的天氣也得綁著腿。

先生好打弹弓,于是學生们下了课都撅着屁股在院子里和泥巴蛋子,天天上学书包里都装着晒干的泥巴蛋子。那弹弓和电视上演的根本不一样,那时候哪有胶皮呢,弹弓中间就是个小碗儿,和喂鸟的小碗儿差不多,把晒干的泥蛋子放里面,打的准极了。

说起私塾生活,宋老先生说现在很多电影电视都是对观众的误导。看那电影里私塾先生教书,學生们做的整整齐齐,拿着同样的书一起朗读,其实完全不是这回事儿。当年在私塾读书,桌椅板凳都是學生自个儿带自个儿的,每个人的桌椅都不一样,桌子也不是一排一排的,而是贴着墙放的,教书的先生坐在上首,下首放个空椅子,检查谁的背诵谁就坐过去。一屋的學生大的大小的小,年龄能差个十几岁,学的内容各不相同,一到念书的时候,各自念各自的,老先生说,“跟捅了苍蝇窝似的。”

听着宋老先生饶有趣味的讲着私塾生活,仿佛进入了鲁迅笔下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一板一眼却又爱玩儿弹弓的白发老先生,一群混混沌沌却又天真烂漫的捣蛋學生,夏日的蝉鸣大声叫唤着“知道啦,知道啊”,不耐烦的催促着岁月进行,而微风拂过的斑驳树荫下,一个个深深浅浅的泥坑仿佛又让时间定了格。

宋老先生輕閉雙眼,右手打著拍子,哼唱起了《春曉》《松下問童子》《清明》《登鹳雀樓》。在我心裏,這應該是最成功的啓蒙教育了,讓經曆過戰亂、災荒、瘋狂年代摧殘的耄耋老人,回首往事時,依舊眼裏有光,內心向陽。(最感動的老人中風左半身癱瘓的情況下爲我們彈古琴《滄海一聲笑》老人的曠達風雅)

私塾裏的“學霸”

晚上,我們驅車來到鄒城,拜訪私塾老人中的“學霸”楊繼武老先生。

楊繼武,又名楊計武,字靖國,號文宣。一共讀了十二年的私塾,前後共經曆了四位教書先生。讀書時背過《三字經》《百家姓》《弟子規》《千家詩》《雜字經》《朱子家訓》,更了不起的是《四書》全部會背,《五經》之中念了《詩經》《易經》《禮記》。想是現在的曆史學博士也未必能全文背誦《四書》、《五經》。

楊老先生說,以前讀的書和現在不一樣,一來是豎版的,二來書上沒有標點符號。因此上學那會兒剛開始讀書就要跟著先生學句讀。

句讀就是斷句,包括我們現在看到的出土文獻,都是沒有標點符號的。爲什麽呢?因爲古代讀書和我們不一樣。用句號、問號、感歎號來表示句子情感這是西方的那套東西,西方語言不是聲調語言,他們的語言不加標點聽不出語氣。但是中國話不一樣,是世界上少有的聲調語言系統。

古時讀書,和現在讀書不是一回事兒,古時讀書是有旋律的讀,叫做“吟誦”,也就是在吟誦的高低起伏之間自然就把句子斷開了。因此,剛開始上學那會兒先生帶著句讀文章,後來慢慢的就不需要再在書上畫句讀符號了,因爲吟誦的規律性就告訴我們應該在哪裏停頓。

新文化運動後西方朗誦的湧入和盛行,讓我們離自己的吟誦漸行漸遠,慢慢失去了自然句讀的本能。因此當面對出土文獻的時候,關于一句話怎麽斷句,竟能引起學派紛爭,各執一詞,大衆們讀著曆史學家們用西方朗讀方法分析出來的中國古代文獻,聽得是各有各的道理。這就好比是看用中文翻譯過的莎士比亞,用英文朗讀李白杜甫,那辭藻之間微妙的感情,瞬間蒼白乏味。

每次采訪私塾老人,都讓人動容,老人們的滄桑閱曆與人生思考都融入到一句句的古詩文中,是他們青春的記憶,也是時代的印記。

【按】寒來暑往,在省語委辦李志華主任的指導下,山東理工職業學院采錄組已深入到濟甯縣區城鄉采錄多名私塾老人。學院2018年成立全國首家高職院校“中華吟誦傳承教育研究院”,進一步將采錄的吟誦資料整理彙編,進行本地區方言吟誦眼就,並且將吟誦引入課堂,運用到日常教學當中。學院的吟誦采風實況、誦讀大賽被山東省教育廳網站、中新網、山東教育報、大衆網相繼推出專題報道,引起中央電視台等媒體和社會關注。我們不僅是傳統文化的“搬運工”,更是薪火相承的“接力者”。衆人拾柴火焰高,由于國家的重視,前輩、學者共同努力,定能讓這悠遠的讀書聲響徹在祖國的大地上。(文\溫柔)

  • 山東理工職業學院
  • 地址:山東省濟甯市太白湖新區濟甯大道37號
  • 郵政編碼:272067
  • 办公室电话:0537-3617778  3617779
  • 招生电话:  0537-3617788  3617789 3617222 3617333 2343396

                 3617444(傳真)